Menu

这一世转山,还有那各种各样的扑朔迷离的关于高原的梦

图片 1
几年间,梦里曾多次出现这样的情景:纯净的蓝天白云下,辽阔的开满鲜花的大草原,那里有一望无垠的冰蓝的湖,湖水蓝的仿佛是凝固的,深深地、深深地诱惑着我,让我不由伸出手去触摸,却越来越远;半梦半醒间,总有一滴冰冷的泪挂在嘴边,咸咸的。
那是什么地方?在哪里?我一直寻觅着……两年前,无意中在一本《国家地理》上看到一幅照片,就与我的梦境一般:哦,那是…那是…那是青海湖,梦幻般的青海湖!图片 2
从此就有了一个愿望在心中流连,就像灵河岸上三生石畔那棵绛珠仙草,心念念只为还你那颗珠泪。“我痴痴的迷上你,但你总是给我你的背影,我多想你能转过脸,给我一个灿烂笑脸,哪怕一个淡淡的注视,我都会心跳一辈子。”图片 3
“这一世转山,不为轮回,只为途中与你相见。”终于,打点思念的行装,踏上转山转水的路途,为圆那今生今世、永远不悔的痴情。图片 4
峰回路转,初入眼帘的是那茵茵
馥馥的金黄溢透,一片片油菜花开的灿然;那浓浓酽酽的青翠满漾,一簇簇青稞舞动着灵韵和生动。清风徐来,金黄与青翠呢喃缠绵,柔情缱绻。图片 5
在阳光下,那抹抹灿烂的黄恣意宣泄着,那盈盈缤纷的绿放肆燃烧着;图片 6因了它们的存在,西北盛夏的天空不再寂寥,图片 7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青海湖,梦幻般的湖
  冯君莉
  
  高原奇特的梦境
  我们同启明星一起上路了。和我们一起上路的,还有那各种各样的扑朔迷离的关于高原的梦。
  汽车在青藏公路上行驶,但没有往日的颠簸。窗外,是一片漆黑和寂静,细细的雨丝斜打在车窗玻璃上,雨丝中夹杂着几声遥远的犬吠。我在轻轻的摇晃中,又接上了刚才的温暖的兵站未完的梦。
  ……黄色的山峰,黄色的波涛,我在翻卷的波涛中吃力地游着,几乎抵挡不住一个又一个更高的浪峰……波涛忽然间平息了,变成一片灰色的死海,真大呀,无边无沿的,这是茫茫的戈壁。我又吃力地走着,干渴疲乏,几乎拉不开双腿。那是什么?天边一片朦胧的绿色,树木在摇,溪水在淌,岸上有房子,房子像在走动。这究竟是沙漠绿洲,还是海市蜃楼?去,看看究竟,可是,怎么也迈不开腿了……
  身子猛地朝前一倾,我从睡梦中惊醒,不解地望着身旁年轻的司机。这个自从上路就没有说过几句话的铁道兵战士,此时轻轻地说了声:
  “青海湖到了,下车看看吧!”
  梦境的继续
  我扑向七月的清晨,深深地呼吸着雨后甜润的空气。瞬间,我惊住了,像是无意中扑进了一幅巨大的画卷,失去了中心和方向。我的眼前,一片镶着露珠的绿茵茵的草滩,草滩上生长着一垄垄黄灿灿的油菜花,在这绿色和黄色的背后,又衔接着一派无边无际的蓝色湖水。那草滩的绿,绿得娇嫩,那菜花的黄,黄的蓬勃,而那湖水的蓝,又是蓝得多么醉人啊!它蓝似海洋,可比海洋要蓝得纯正;它蓝似天空,可比天空蓝的深沉。青海湖的蓝,蓝得纯净,蓝的深湛,也蓝得温柔恬雅。那蓝锦缎似的湖面上,起伏着一层微微的涟漪,像是淌未凝固的玻璃浆液,又像是白色种的小姑娘那水灵灵、蓝晶晶的眸子。正当我折服这蓝色的魅力,而又苦于找不到恰当比喻的时候,突然记起少数民族对青海的称呼。在蒙语里,它被叫作“库库诺尔”,在藏语里,它被叫作“错温布”,都是“青颜色的大海”之意。为什么要叫做“青色的海”、而不叫做“蓝色的海”呢?莫不是出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俗语?其实,青海湖水所以如此湛蓝,因为湖面高出海面三千一百九十七米,比两个泰山还高,湖水中含氧量较低,浮游生物稀少,含盐量在百分之零点六左右,透明度达到八九米以上,因而,湖水就显得更晶莹明澈。我明白了,难怪青海湖水要比其它的蓝色显得美,更醉人呵!
  再顺眼望去,在青海湖所能目极的尽头,在水天相连的地方,是一道尚未退却的乌云,它翻滚着,好似奔腾的骏马。再往上,就是那雨后所特有的万里晴空了。这淡蓝色的苍穹一直伸展到我的身后,垂向一片碧绿的草滩,草滩上伫立着连绵起伏的褐色的山峦。而我的脚下,银色的公路像是一条哈达,逶迤着伸向遥远的地方……一幅多美的画卷啊!而这其中的一切,又都浸透了黎明的生气,浸透了晨雨的滋润,显得这么清新,这么幽静。那晶莹的雨珠隐隐约约地闪露在草丛中、花瓣里、湖面上,以及山峦顶端和空气的分子之间,只要轻轻地吸一口空气,甜丝丝的,凉爽爽的。我几乎醉了,想跑,怕破坏这画卷的安谧;想喊,又怕惊动这画卷的宁静。我看着不远处那位年轻的司机,他仍旧那么肃穆,默默地望着远处一个地方,丝毫没有交流感情的意思,而草滩上那几匹漫步的牦牛,更是分外的悠闲。我只有独自默默地伫立着,任大脑在美中陶醉,任心潮在美中起伏。我曾经领略过西湖的妩媚,东湖的清丽,南湖的庄严,太湖的辽阔,以及鄱阳湖的帆影,玄武湖的桨声,昆明湖的笑语……可是此时,也许是偏爱的缘故,我却被青海湖的质朴所震慑,原先那些华丽的感慨被一股大自然的魅力所推翻了。我幻想着,当年大自然这真正的造物主在创造青海湖的时候,面对偌大一块画帘,一定毫无犹豫地甩下那些精细的刻刀,酣畅淋漓地挥舞着最大的画笔,一抹黄,一抹绿,一抹蓝……大笔泼洒勾勒,因此,留下的这没有丝毫粉饰和雕琢的湖,留下这粗犷的美,自然的美,质朴的美。
  谁说一见钟情总是轻浮的呢?在某种机缘下,突然遇见自己或朦胧向往或苦苦追求而未能获得的美好的事物,怎能不一见生情呢?
  是啊!我不曾领略过如此醉人的美,我甚至怀疑这是否又是那高原奇特的梦,是那梦境的继续?
  梦一般的传说
  阳光越来越明媚,那蓝色的镜面上摇遥曳曳倒映出三五个岛屿的轮廓,也似乎倒映出那许许多多关于青海湖的神话传说。有的说,这是当年东海老龙王最小的儿子引来一百零八条江河的水,汇成这浩瀚的西海,因此他成为西海龙王;有的说,这是当年文成公主在进藏途中,行至日月山口,回首汉宫,思念之情油然而生,禁不住潸然泪下,泪水汇迈蓝色的湖,随后,文成公主又毅然决然地上路上;还有的说,这是当年孙悟空大闹天宫,把二郎神追赶得逃到这里,二郎神又饥又渴,发现了这个神泉……
  仅仅这些神话般的传说,就有多么迷人啊!而蓝色湖面上那微微泛动的波澜,又似乎在悄声叙说着青海湖遥远的历史,变迁的过程:早在二亿三千万年以前,这里整个是一片浩瀚的古海,甚至和现在的太平洋连在一起,后来,在一次强烈的“造山运动”中,喜马拉雅山的隆起把全部海水逼走,古海变成了内陆盆地。又经过一段漫长的岁月,一些河流、湖泊和沼泽形成了这个青海湖,然而那时它还是“活”的,它的水流入黄河。到了大约距今十三万年,在地质学上称为“第四纪”的时候,又一次地壳运动,一下子把青海湖的出口堵得严严实实了。那条输出湖水的河流也来了个首尾大掉头,倒流入湖了,这就是我国罕见的,自东向西的倒淌河。至于青海湖中的海心山、海西山、海东山、石义岛,以及那驰名中外,像一尾顽皮的黑蝌蚪似的鸟岛,娓娓动听的传说就更多了。这是鸟儿的世界,是个绝妙的世外桃源,不然,为什么会一年又一年地吸引着数万至数十百千万不同种类的水鸟呢?那红的、蓝的、花的鸟儿,甚至那洁白的天鹅、美丽的凤头潜鸭、欢快的云雀、优雅的黑颈鹤都年复一年地从我国江南,从东南亚、尼泊尔,从印度,飞到这里,在这里飞旋荡漾,悠然自鸣,在这里安家落户,繁衍后代。只有这神奇、美丽、和平的得天独厚的地方,才能够成为生气勃勃的鸟的世界,成为繁荣昌盛的鸟的王国啊!还有那满湖欢快地畅游着的鱼儿,恐怕谁也说不清究意有多少储量吧。据说,到了盛夏时节,一群群,一层层的鱼儿自由自在地浮游着,金灿灿,红艳艳,美极了。有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一次捕鱼队拉网捕鱼,网特别重,全体人员都上了阵还拉不动。最后不得不将十匹马也派到“前线”,才把网拖了上来。一称,足有三万多斤。就是在用机船捕鱼的今天,也必须两艘大船协同作业,“四万斤鱼一网拉”,那是常有的事,而到了冬天呢,只要在冰面上凿开一个个洞,然后在洞口点燃篝火,那成群结队的鱼儿便会飞快地涌来,一条条自动地从洞口跃出,这就是脍炙人口的青海“冰鱼”呢。那情景,那气氛,该会换来多么欢畅的笑声。
  谁能相信这是大自然的现实而不是大胆的梦幻呢?
  这梦一般的传说,梦一般的景色啊!
  追求,而不是沉湎于梦境
  我们沿着绿色的草滩,沿着蓝色的湖畔,继续赶路了。尽情的美的欣赏,已使人从虚无缥缈的梦境中彻底解脱出来,我拉开车窗的玻璃,留恋地朝外看着,想把青海湖的美,深深地印在心里。此时此刻,我产生了一种深深的遗憾和惋惜的心情,如此一个美丽的湖泊,竟默默地珍藏在如此遥远的地方。我真想告诉所有的人们,都来观赏青海湖独特的美,都来领略这大自然的魅力。但是,我又很矛盾,我不敢想象,当成千上万的钞票像一条支流似地流向青海湖,青海湖畔因此而筑起西式的小楼,撑起遮阳的花伞,荡起阿波罗乐曲的时候,今天这醉人的青海湖会变成一种什么景象呢?不,这是让它自然而然地生存吧。现代文明固然是一种不可阻挡的潮流,然而美的领域,是不是应该留下一席原始的纯自然的位置呢?因为审美是有差异的,时髦女郎虽然引人注目,而清雅自然的少女也不令人爱慕么?
  比如,我身旁这位年轻的司机,不就偏爱这种纯真的美吗?虽然他现在仍然是一脸肃穆的表情,可我不再觉得他陌生和冷峻了,倒隐隐地感觉到我们心灵之间相通的东西,我感谢这“严肃”的大兵,把我引向美丽的青海湖,引向这令人陶醉的美。我知道,他是用一种独特的方式,把自己所喜爱的东西介绍给旁人,否则,我不是仍在梦中去寻求那永远无法到达的海市蜃楼吗?是他将我从梦中唤醒,告诉我,真正的美就在人间,就在地上,即便你至今尚未发现,然而它却实实在在地存在着。要珍惜、要觅寻,不要错过,更不要在梦中追求。
  我会再来的,青海湖。

而那满眼绽开的是丰收的喜悦,于是,便将我整个郁结的心灵和满身的病痛,齐齐淹没。图片 8
“云一抹遥峰,冷溶溶,恰与个人清晓画眉同。”远远的吹来清冽,远山后有什么……白云深处是什么……那一衣带水又是什么……图片 9
哦,那是青海湖!那就是青海湖!是我心底那深刻的烙印!当我见到他第一眼,我就知道,我来,就是为了他来!而他,也一直在将我等待••••••
初相遇犹如再相逢,那快乐,从眼角到眉梢,一直走入心底深处,“胸怀中满溢著幸福,只因为你就在我眼前:对我微笑,一如当年。我真喜欢那样的梦……”图片 10
“那一年磕长头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我就这样静静悄悄走进你,迷醉在你青色的心底里。图片 11
以祁连远山做背景,集深深浅浅的蓝为基调,以白、黄、红、绿为点缀,那拉扯不开的浓、那斑斓缤纷的艳,洋溢着神圣和空灵,让人深醉在迷离中……轻轻掸落旅途的风尘,轻轻放下舟车的劳顿,将梦打开,对你倾诉我的思念;伸出手去触摸你,触摸你孤独的寂寞和大美的灵魂。遥想当年一梦中,初见识侬,无语情浓;今日有幸与君逢,幸得识侬,相见情浓。图片 12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那一日垒起玛尼堆,不为修德
,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静静的、净净的、晶晶的湖,宛如神话,犹若梦境,如踏仙踪,“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暮与朝。”青海湖畔,我把那滴泪滴进冰蓝,也滴进了心底,淡然了一缕心愿……
别愁离怨,唱彻《阳关》……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青海湖

发表于 2004-10-07 13:12

据说青海湖最美的季节已经过去,沿路上看不到无边无际的油菜花,甚至看不到一辆装载了游客的旅行车。车子越往前走,空气中就越散发了淡淡的落寞的味道,直到站在空无一人的售票大厅,看玻璃柜台上蒙尘已厚,才惊觉魂牵梦萦的青海湖已在眼前,才发现真实的面对却一如梦中的模糊和迷惘。
阳光下的草场无边无际。窄窄的水泥马路蜿蜓其间,不知尽头在哪里,世界沉寂在一种极明净的空灵中。只有风,寂寂穿行于天地之间。风里有我,轻轻呼吸着清新寂廖的空气,望草场中已渐枯的团团簇簇的野花,红的,兰的,黄的,粉的,紫的,白的,在温和的草间,一齐淡淡褪色,褪去了灿烂的艳丽,色彩便有如渐行渐远的音符,在风中,只低低地、含糊地吟唱。
我忽然疑惑,不知是风声,歌声,或是自己的大头皮靴踩在路上的声音,交织着,在旷野中回响,似是有人尾随而来。我站定,转身。极目远眺,旷野中还是只有我自己,有无尽的褪去了热闹的繁花,有深深浅浅或绿或黄望不到边的野草,有恣意在天地间游走的风,有暗暗地散发着香味的阳光。一切都笼罩在极明丽,纤尘不染的湛蓝的天空下。
看不见西边源头 看不见东边大海 静静流淌,千年万年 灌溉大地 生长
看不见大稻高梁 看不见江南好风光 静静躺卧,千年万年 看守大地 生长
歌从心底流出,漫入旷野,在风中四处飘荡。这一刻,世上一切,凡俗人生,都不存在,天地间凝成一颗琥珀,收入了我,只有我,和自然中的一切,琥珀镶在夜空中,在将来,所有寂寂如歌的夜里,我会再把它认出来。
不知道这样沉浸地走了多久,当青海湖蓦然展现在我眼前时,一种巨大的震撼向我劈头盖脸冲击而来。我呆住了!
这就是我魂牵梦萦的青海湖!这就是在旷世的寂寞中守候了亿万年的青海湖!
横着竖看正看侧看,画卷都只有一幅,而且只有无边无际的浩瀚与宁静,有海天一色的碧兰,有微凉的风中明净的空灵,这份简单震撼着我,让我不能呼吸,不能思想,让我一点一点地融化。
泪慢慢地湿了我的眼。 青海湖微笑,说,你来了。淡淡的。
是,我来了。我微笑应答。泪滴落下来。
几只沧桑桀傲的鸬鹚,振翅穿越画面,向着碧海深处似是无目的地飘飞而去,愈来愈远,愈来愈小,直至消失。不知道它们是不是可以飞过即将到来的漫长的严寒的冬天。我心底突然升起漫漫的伤感来。
风声细细,更添了寂静的味道。默望天一片,海一片,无泪也无言,心又似小木船,远景不见但仍向著前。但在青海湖里,似水流年,流年似水,都不存在,都已融化于她亿万年的寂寞中,无所谓过去也无所谓将来,只默默流露她清丽脱俗的简单的情怀,等待一种不必一定要等到的结果。来与去都只是淡淡落落的从容的微笑。
不知过了多久,寂寞又见夕阳。海面上波光粼粼,闪烁不定。波光让我炫目,几番催我归航。
回程的飞机上,阂着眼,再次翻阅青海湖。无字的书里写着旷世的寂寞,旷世的寂寞里,我读着自己寂寞的爱情。这就是我一个人的青海湖,是我亿万年沉寂不语的深爱,给突显在人潮中却看不到我的男子。飞机突遇气流,剧烈地颠簸着。我慢慢地想:如果飞机就这样跌落下去,不能再相见,他会不会知道这个如风般不可捉摸的女子有多深爱他?
这时耳边响起空姐的声音。我睁开眼,早已蓄满了的泪倾刻间决堤而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