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作者们的国家是光明的,影视剧《人民的名义》播完有一段时光了



英国女子嫁山东小伙遇强拆靠外籍身份保护丈夫​ 新华网
张蕾2013-05-2307:48

图片 1山东小伙许帅与他的英国媳妇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村里老太太们说这洋媳妇人长得漂亮,就是说话咱听不懂

                                                                     
       – 1 –

山东小伙许帅与他的英国媳妇

28岁的许帅左手腕上戴着串转运珠。红绳拴着几小块儿白绿色的翡翠,进价一块八,最近刚摆上地摊的许帅将其卖到两块钱。

电视剧《人民的名义》播完有一段时日了,这部戏从一开始便在各种圈子里烧了一把大火。各类吃瓜的同志,大大小小、上上下下,不分年龄,不分身份地位,每天按时守着电视。各大网络平台都在追这部戏的热点,微信微博,知乎豆瓣,一路跟着电视剧刷。

图片 5

“不是好翡翠,加工手镯的时候崩的碎料,本身也是打扫一下扔了的,又给加工成转运珠了。……一种心灵寄托,你绝望的时候戴着转运珠,也许能转转运。”

各路大v,小编们从各个层面,角度,以及剧中不同人物,事件彻彻底底分析了个遍。电视剧评论,剧情等主线就不用说了,大风厂的高利贷、高玉良的家庭、侯亮平夫妇的对话、达康书记的婚姻、祁同伟的胜天半子、丁义珍的服务窗口、万历十五年的书,还有孙连成看星星等等。就连戏外的编剧、导演、演员也一一拿出来说事。

村里老太太们说这洋媳妇人长得漂亮,就是说话咱听不懂

中专时学的兽医专业,懂俄语和英语,祖辈世代务农的山东潍坊坊子区东王松村村民许帅能说会道,娶了一个英国媳妇,轰动当地。他执着地拨打市长热线、国土局投诉、110报警,向信访办、外事办、检察院、法院反映、交涉,落下“刺头”的名声。他曾经信仰知识和法律,现在,他祈祷:“说不定哪一天会有一个幸运的事降临到我身上,就这么活下去。”

可蹭的热点实在是太多了,且只要没播完的一天都可刷遍朋友圈啊。着实让公号狗们,小编们高兴了一把,不用愁明天更新啥内容。可很少人关注过人民的名义在小城市,小县城及广大乡村里是什么样的?谁来维护?至少在我接触到的网络平台和朋友圈没有看到过类似的文章。

“我希望还是给下一代一个好的印象,我们的国家是美好的,我们国家是法治社会。我希望下一代不要重复我的覆辙。我受的已经够了,我希望我的下一代,还有我亲人的下一代,都会喜欢这个国家,以自己是中国人为荣和骄傲”

2011年的一天,许帅的父亲接到区委的征地电话,一亩补偿700元。许父心疼自家的一级良田,讨价还价:一亩地每年纯收入1500到3000元,每亩补偿1500元也好呀。

究其缘由,无非就是大V、小编们都在住在大城市,看不到小地方。网络虽然发达,快递到乡村,山货能进城,谁管一个电视剧跟咋们有啥关系?最多看到“学英语”时觉得好笑、看着贪官最后都进去了时觉得解气。偶尔也会想想,要是咱们地方也能出个像,陈海,侯亮平,易学习,沙瑞金之类的官就好了,明天该干啥还得干啥。另外,地方小人少,拐个弯就都认识了,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你总有求着人家一天。再说,就是说了,你那自媒体还真有人看?也就你自己和你的小号两个粉丝,你那真叫自己的媒体。

28岁的许帅左手腕上戴着串转运珠。红绳拴着几小块儿白绿色的翡翠,进价一块八,最近刚摆上地摊的许帅将其卖到两块钱。

请求遭拒。对方留话说,3天之后来收地,到时候不交,就要抓你们。

现在信息科技发达,从网站到博客,微博,再到现在的微信,直播,在小地方还是一样都没落下的,只不过看得人少而已。有一定影响力的,走的却都是新闻联播的路子,主体不是电视台,就是报社。再或者就是某个机构和团体,至于内容基本走的都是新闻联播的路子,要不就是歌颂风景这好,那边更好,再有就是转载,搞笑,总之一片大好河山,还不够你……么?偶尔也会有一两个想博眼球,出来上蹿下跳,觉得说几句实话就能拉高阅读量,圈粉的,不过存活率确很低,和谐率很高。

“不是好翡翠,加工手镯的时候崩的碎料,本身也是打扫一下扔了的,又给加工成转运珠了。……一种心灵寄托,你绝望的时候戴着转运珠,也许能转转运。”

许父有心脏病,害怕了,跟儿子商量:咱也没什么关系,咱就交了吧。

在看电视的过程里总会有些情节,让人联想到自己在平常生活中的一些经历或身边听,到看,到的事儿。一开始的两集确实给人看惯了的儿女情长,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吃瓜群众,带来了不小的冲击。我猜很多人在想,这都敢拍,这也能播么?

中专时学的兽医专业,懂俄语和英语,祖辈世代务农的山东潍坊坊子区东王松村村民许帅能说会道,娶了一个英国媳妇,轰动当地。他执着地拨打市长热线、国土局投诉、110报警,向信访办、外事办、检察院、法院反映、交涉,落下“刺头”的名声。他曾经信仰知识和法律,现在,他祈祷:“说不定哪一天会有一个幸运的事降临到我身上,就这么活下去。”

许帅开始告状。他打电话给市长热线、公安局、国土局,对方的回复都是:他们说抓你,有证据吗?他们说占地,占了吗?“没有。还没有。他们说‘3天之后’。”“那到时候你再打电话吧。”

图片 6

一件小事

告状惟一得到“积极”回应的是在百度贴吧。许帅写道:“我已经打电话告诉妻子了:在英国伦敦好好生活别回来了,好好抚养孩子,再找个好人嫁了吧。我已经活腻了,他们强占土地之日,我就以死相拼……”

                                                                     
       – 2 –

如果从征地的角度说,这是件再小不过的事。

当时,因为没有“准生证”,担心孩子降生后没有户口,许帅的妻子乔安妮回英国生产。但涉外家庭的因素因为许帅的鱼死网破言辞受到关注,有外媒打来电话要求采访,镇上领导赶紧安抚:你别闹了,征地的事先扔一扔,缓一缓,我们先不征了。

农民的儿子在农村人身上拉屎撒尿,农民还得为他提裤子。

2011年的一天,许帅的父亲接到区委的征地电话,一亩补偿700元。许父心疼自家的一级良田,讨价还价:一亩地每年纯收入1500到3000元,每亩补偿1500元也好呀。

“我觉得刹那间就晴天了,感觉这个社会制度还是有一点希望的,并不是那么黑暗的。”对方让步,许帅反而过意不去:“我看见那个开发商也不错,给我们村里修了一条路。我觉得开发是个好事,招商引资带来经济发展,还改善了我们村里的环境,还给我们村的村民提供了就业。我是一个新时代的人,头脑不是顽固不灵。我就跟我爸说,咱们签了吧,这个地虽然是违法的,好处还是大于坏处的……”

当人民的儿子赵德汉东窗事发被查时说:“我们家住祖祖辈辈都是农民,穷怕了,一分钱都不敢动,全在这。”
侯亮平回他:“你大把大把捞黑钱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自己是农民的儿子?中国农民那么倒霉,有你这么个坏儿子?”
是的,中国祖上基本都是农民,农民的儿子也千千万万。我老家也是农村,前几年有个叫老兴的村长也是农民的儿子。可就是这个在中国都没芝麻大的小小官,却利用村里人给他的权利,坐拥家财无数。

请求遭拒。对方留话说,3天之后来收地,到时候不交,就要抓你们。

依然还是700元一亩,许帅家的地被征用。附加回报是乔安妮不再抱怨“出门就是泥巴”了,代价却是“你们家上了黑名单了,以后要小心点”。在村委工作的同学这样提醒许帅。

这个小村长趁着政府办学校征地的机会,把村里的部分良田,在未经村里人同意及未保证合法利益的前提下,以极低的价格给了政府。甚至把进出村里的两条路也一并卖了,给村里留了一条农用车都进不去的小路。他给村民的解释是土地是国家的,这是在支持政府工作,支持办学,是村里人该尽的义务和责任。上级领导顺利开展的了征地工作,获得了上上级领导的表扬,村长也因此评为先进。

许父有心脏病,害怕了,跟儿子商量:咱也没什么关系,咱就交了吧。

征地风波过去一年后,许帅的爷爷要在自家的老房宅基地上盖房,为了周全,他们给村里递了建房申请,还交了200元钱。许帅说,当时村里的回复是,本身就是你们自己的地,你们盖吧。

以前村长家的情况和其他村里人也差不多,甚至比别家还难过。因为大家都知道他有一个比祖宗还难伺候的儿子,游手好闲不说,还整天惹是生非,三番五次的进局子。经政府办学征地后,他家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用干活也过得滋润,他自己也经常邀约三五朋友到农家乐打麻将。家里还买了小汽车,盖起三层小洋楼,过上了脱贫致富的小康生活。家里的婆娘见人就夸自家老公有本事,会挣钱。儿子也找了媳妇,结了婚,不过还是狗改不了吃屎,经常闯祸,唯一不同的就是不管惹了什么事,都能很快的解决,关键是老子赔得起。

许帅开始告状。他打电话给市长热线、公安局、国土局,对方的回复都是:他们说抓你,有证据吗?他们说占地,占了吗?“没有。还没有。他们说‘3天之后’。”“那到时候你再打电话吧。”

结果房子盖到一半,“镇上来人拖着我爷爷,当着他的面把房子掀了。”来人说这地已经转卖他人,新主人是一对母女,在现场与许帅一家争吵起来。乔安妮当时怀着第二胎身孕,对方有言辞侮辱,许帅气不过,“我媳妇万水千山地从英国嫁到中国山东农村容易吗?吃得不好、穿得不好,在农村,她受这个侮辱,她向我求救,我能不管吗?当时我就打了那个人两耳光,我踹了她腰部,胯这个地方,踹了几脚。”当时110已经赶到,拽住许帅,对方很快撤离了。

而村里其他村民失去了土地,却只拿到极低的补贴,成了没田种的农民。村里曾自发组织到县里上访,甚至到政府静坐,都被各种理由搪塞,一方面给萝卜安抚说政府知道,会给人民一个满意的答复。一方面用大棒,说要走正规渠道进行申诉,来政府静坐是闹事,那是违法行为,是要严惩的。有一次准备去州里反应情况,可到半路被截了回来,最后不了了之,就再也没人敢对这件事说三道四,直到村长下台。

告状惟一得到“积极”回应的是在百度贴吧。许帅写道:“我已经打电话告诉妻子了:在英国伦敦好好生活别回来了,好好抚养孩子,再找个好人嫁了吧。我已经活腻了,他们强占土地之日,我就以死相拼……”

许帅的爷爷现场吐血。经查其患有癌症,从此一病不起,两个月后去世。临终前,爷爷只剩200块钱留给许帅,让给其无缘相见的未来曾孙买东西,话毕,吐了一床血,死了。

没有比老兴村长更正宗的农民了,但依然在强大的利益面前,选择牺牲同样是农民的村民利益。他敢不顾村里人的利益,敢把村里走了几辈子的路都卖了,不管你农民没田没地,今后要怎么生活?也不怕你跟他拼命,更不怕在后背戳脊梁骨,一切只因他有资源,有后台。之所以有这样的胆量,自然是有人撑腰。征地拆迁的工作最难搞,上级也乐得有人出来把事给办了。上下级当然是一拍即合,真正应了那句“瞌睡遇到枕头”,做了狼狈为奸之事。

当时,因为没有“准生证”,担心孩子降生后没有户口,许帅的妻子乔安妮回英国生产。但涉外家庭的因素因为许帅的鱼死网破言辞受到关注,有外媒打来电话要求采访,镇上领导赶紧安抚:你别闹了,征地的事先扔一扔,缓一缓,我们先不征了。

爷爷死后第五天,许帅的儿子出世。

图片 7

“我觉得刹那间就晴天了,感觉这个社会制度还是有一点希望的,并不是那么黑暗的。”对方让步,许帅反而过意不去:“我看见那个开发商也不错,给我们村里修了一条路。我觉得开发是个好事,招商引资带来经济发展,还改善了我们村里的环境,还给我们村的村民提供了就业。我是一个新时代的人,头脑不是顽固不灵。我就跟我爸说,咱们签了吧,这个地虽然是违法的,好处还是大于坏处的……”

“感觉是一个走了、一个来了,都是我亲手弄的。感觉人生一下子突然明白了,生老病死就是这样,都是命。”

                                                                     
      – 3 –

依然还是700元一亩,许帅家的地被征用。附加回报是乔安妮不再抱怨“出门就是泥巴”了,代价却是“你们家上了黑名单了,以后要小心点”。在村委工作的同学这样提醒许帅。

许帅为连累爷爷遭受打击、过早死亡心有不安,他自己的问题也越来越复杂。在建房现场发生冲突4天后,许帅接到警方电话说,被他踹了腰部的女士,被鉴定为韧带撕裂,属轻伤,“你涉嫌犯罪。”

丁义珍的窗口及窗口里坐着的那些人民的孩子,却给人民抽了一个个现实的耳光。

征地风波过去一年后,许帅的爷爷要在自家的老房宅基地上盖房,为了周全,他们给村里递了建房申请,还交了200元钱。许帅说,当时村里的回复是,本身就是你们自己的地,你们盖吧。

儿子出生后第八天,许帅越想越冤枉,领着老婆,抱上孩子,去了潍坊市信访局。

在看到丁义珍式的窗口之前,我从未想过,那些为人民服务的窗口,装栏杆、装玻璃,不是为了防贼的,而是为了“让你站也不好站,蹲也不好蹲,几句话说完就了事了走人的”。仔细想想还真是这样,全国网友不是不是爆出很多来了么?生活中这样让你,长话短说,说完滚蛋,事情不办的情况还少么?

结果房子盖到一半,“镇上来人拖着我爷爷,当着他的面把房子掀了。”来人说这地已经转卖他人,新主人是一对母女,在现场与许帅一家争吵起来。乔安妮当时怀着第二胎身孕,对方有言辞侮辱,许帅气不过,“我媳妇万水千山地从英国嫁到中国山东农村容易吗?吃得不好、穿得不好,在农村,她受这个侮辱,她向我求救,我能不管吗?当时我就打了那个人两耳光,我踹了她腰部,胯这个地方,踹了几脚。”当时110已经赶到,拽住许帅,对方很快撤离了。

“我就把这个事全说说。他们怎么说?你这么有能耐,你上英国大使馆就好了。”

为了方便了教育和读书,初中时我和妹妹被父亲带到了他支边所在的一个较为偏远的高原小城,户口也随着转到了哪里。这一去我就在那里读书生活了很多年,直到去了其他城市读书,而我的户口却一直留在高原上小城上,成为哪里的半个本地人。前些年父母渐渐上了年纪,身体开始渐渐不适应高原气候,就选择回了老家。我也长大成人,结婚生子。

许帅的爷爷现场吐血。经查其患有癌症,从此一病不起,两个月后去世。临终前,爷爷只剩200块钱留给许帅,让给其无缘相见的未来曾孙买东西,话毕,吐了一床血,死了。

上访回来的当晚,许帅一家就在自家门口被一伙来路不明的人打了,父母受伤,他被电棍击晕。没人去碰乔安妮,她抱着孩子惊恐地哭叫。

我和老婆两人上班都忙,以至于孩子出生断奶后,只能把小孩送回老家和父母在一起,成为留守儿童。每个月回老家一趟看孩子老人,就这样一直持续到孩子3岁,直到面临上学读书。原本已经把孩子接来和我们一起生活读书,但老婆突然调到外地工作,又只好送回老家。因为知道孩子在老家是外地人,我也还没能力做捐资助学的慈善家,祖上又都是农民也没给家乡做出过巨大贡献,加上长期在外地生活,连个公务员都不认识,就别说托人找关系了,所以早早的就开始关注老家幼儿园情况。

爷爷死后第五天,许帅的儿子出世。

“我们报了警。110怎么说?‘许帅,你别没事找事,你以前还有个轻伤案子没有了结。’……他们就来到现场,怎么说?‘我不能听你一面之词,你说别人打你了,你有什么证据?’”

在老家县城,公立幼儿园软硬件设施较好,且现在国家政策多收费低,很多人都抢着去,并引以为豪。

“感觉是一个走了、一个来了,都是我亲手弄的。感觉人生一下子突然明白了,生老病死就是这样,都是命。”

最后,许帅签了案件了结书——“村民内部纷争”。

先来说说办学地址在城里的幼儿园。主要招生对象,首先是父母在政府、事业,国企等单位上班的孩子。其次才是城里的部分居民,另外就是在县城投资做“大生意”的。当然认识人有关系门路的也在其招生范围中,只是没有写明而已。虽然这家幼儿园离家很近,鉴于自身情况,也就不敢考虑了。老婆不死心,非要去试试,万一可以呢?到这家幼儿园,第一关保安就把你给拦住了,问个没完,才把放你进去。

许帅为连累爷爷遭受打击、过早死亡心有不安,他自己的问题也越来越复杂。在建房现场发生冲突4天后,许帅接到警方电话说,被他踹了腰部的女士,被鉴定为韧带撕裂,属轻伤,“你涉嫌犯罪。”

如果从涉外的角度说,道是“涉外无小事”。

在我们前面咨询的是县城内一居民的孩子,各方面条件均符合上幼儿园,却因为报名时间晚了两天,只能到较远的地方上学。但孩子的父母却都说他们几个月前一直在关注,根本就知道什么时候报的名,等他们发现通知贴出来的时候已经截止了,有好几家都是这种情况。最后只能选择较远的学校或者私立学校。

儿子出生后第八天,许帅越想越冤枉,领着老婆,抱上孩子,去了潍坊市信访局。

许帅很清楚,如果不是因为乔安妮,家里这点事,压根不会有记者来采访。

负者接待的老师,一听是孩子入学的,就先说报名很早以前就结束了,让我们到别的学校问问。估计听到我是本地口音,又问了句你们在哪个单位?等到我把情况如实一说,态度从原来的一般,开始急剧下滑,然后直接让我们走人。那语气,那眼神,就像我们吃了她的白米,还她粗糠。虽然是意料之中的事,但心里始终不舒服。难道在这里不是公务员就得低人好几等么?真后悔没告诉她我是院长大人的亲戚啊!

“我就把这个事全说说。他们怎么说?你这么有能耐,你上英国大使馆就好了。”

今年清明节,许帅带着乔安妮和一双儿女给老人上坟。村里惟一的公墓区就建在许帅家被征用的土地不远处。那块合同上写明“种植黄烟”的土地,现盖着烤烟厂房。爷爷的坟上长满草,许帅越想越凄凉,就跟媳妇说,我们去上访。许帅抱着两岁半的女儿,乔安妮抱着几个月大的儿子来到区政府。遭到驱赶和推搡后,许帅抱着女儿摔倒在地,原本哇哇大哭的孩子吓得一动不动。乔安妮发疯似地冲上来,怕许帅把孩子压坏。全家人就趴在区政府门前哭。

回到村里老妈告诉我有个同样情况的孩子,因为做工程的舅舅和某某单位的领导相识,所以这个孩子就上了县城里的幼儿园,相信这样的情况不是个例。

上访回来的当晚,许帅一家就在自家门口被一伙来路不明的人打了,父母受伤,他被电棍击晕。没人去碰乔安妮,她抱着孩子惊恐地哭叫。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其他访民说许帅幸运,如果不是有个外国老婆孩子,不仅不会有人理睬,估计被抓走了都没人知道。也有人冷嘲热讽,说他无能,就知道拿老婆出来“卖味儿”。还有人不解,他为什么没离开中国。

再来说说另一家县城边上的另一家公立幼儿园。这家各方面看上去还可以,房子设施都很新,至少人家态度还行,态度决定一切嘛,这第一印象留的还可以,有希望。不过接待老师说了:“你家住的地方虽然划归我们片区,但孩子年龄也还有点小,四岁才能收,要么在等一年来试试,要么再到别家看看。再说你们家户口也不在这啊。”
四岁?是我听错了?还是你说错了?整得我是一脸懵逼,窗口不是贴着部分小孩的录取情况,好多孩子后面明明都写着3岁啊,我不可能眼睛花到3和4都分不清吧?老师又说了:“是的,你没看错,但她也没办法,教育局就是这么规定的,他们也是按规定办事。”

“我们报了警。110怎么说?‘许帅,你别没事找事,你以前还有个轻伤案子没有了结。’……他们就来到现场,怎么说?‘我不能听你一面之词,你说别人打你了,你有什么证据?’”

许帅曾经申请过3次英国探亲签证,都遭拒签。卡梅伦就任英国首相后,移民政策也更加苛刻,许帅和乔安妮夫妻俩达不到要求。

后来才搞清楚,我们和边上几个村庄虽然归属城镇,但却不是城镇原有的辖区。是这些村庄把土地卖给政府或开发商后合并到城镇下面的。所以在这些手握权力的人的眼里,这些地方永远属于农村。农村里失去土地的农村人的孩子4岁才能上幼儿园。哪怕这个学校还是农民拿出祖辈在上面耕作的土地上建起的,到头来自己孩子读书上学,却如此艰难和不公。这是分明是对从村人赤裸的歧视。上面政策再好,也抵不过下面的手段好,公共资源都是给那些有人民赋予权力的却不为人民办事的人吗?

最后,许帅签了案件了结书——“村民内部纷争”。

上前来驱赶他们的人也刺激他:“有本事你跑到外国使馆去。”

相信这样的案例在广大小城镇、乡村不是个别。老虎狮子要打,苍蝇蚊子也请不能要放过。特别是在小地方权利集中,意识薄弱更容易滋生苍蝇蚊子,更需要关注,更需要消灭。

国际事件

“当时我真的想跑去。但是我就想,我千万不能走这一步,如果走了这一步,我的下场会非常悲惨。因为我们是平民,到最后还是一个政治牺牲工具,我不想被一些外国媒体利用。”

图片 8

如果从涉外的角度说,道是“涉外无小事”。

早在拆房现场受辱骂后,乔安妮就提出给英国大使馆打电话,被许帅制止。因“致人轻伤”、“涉嫌犯罪”后,许帅反倒接到英国大使馆的电话,告知有人投诉他犯罪,请求英国政府接走乔安妮和两个孩子,让他服刑。乔安妮跟大使馆说明了当日的冲突情况,英国大使馆表示关切其公民在中国的安全。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许帅很清楚,如果不是因为乔安妮,家里这点事,压根不会有记者来采访。

其后,英国领事曾到许家家访,市、区、镇上的领导挤了一屋子。许家人吓得几乎没说话,乔安妮说自己不适应这里,想回去。但她最终以“怀孕已近八个月,航空公司不便接收”为由暂缓回国。

*丨这篇文章对你有帮助吗?说出你的感受,留下你的评论,支持就点个赞吧,喜欢就点关注吧,真心感谢!更多精彩文章,将会陆续呈现!不定期更新,欢迎交流!
*

今年清明节,许帅带着乔安妮和一双儿女给老人上坟。村里惟一的公墓区就建在许帅家被征用的土地不远处。那块合同上写明“种植黄烟”的土地,现盖着烤烟厂房。爷爷的坟上长满草,许帅越想越凄凉,就跟媳妇说,我们去上访。许帅抱着两岁半的女儿,乔安妮抱着几个月大的儿子来到区政府。遭到驱赶和推搡后,许帅抱着女儿摔倒在地,原本哇哇大哭的孩子吓得一动不动。乔安妮发疯似地冲上来,怕许帅把孩子压坏。全家人就趴在区政府门前哭。

“因为我媳妇不傻,她知道她走了之后,我肯定会抓起来。”许帅说。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其他访民说许帅幸运,如果不是有个外国老婆孩子,不仅不会有人理睬,估计被抓走了都没人知道。也有人冷嘲热讽,说他无能,就知道拿老婆出来“卖味儿”。还有人不解,他为什么没离开中国。

清明节的上访,迫使镇上领导答应,在职权范围内,把许帅的案子“压到底”。结果许帅回家后接到通知,检察院已就其致人轻伤一案,提起公诉了。

许帅曾经申请过3次英国探亲签证,都遭拒签。卡梅伦就任英国首相后,移民政策也更加苛刻,许帅和乔安妮夫妻俩达不到要求。

如果从一个小人物的生活来说,这是他自认命运不济的又一例证。

上前来驱赶他们的人也刺激他:“有本事你跑到外国使馆去。”

正在取保候审阶段的许帅,反复研究中国征地和英国移民的法律,以及中英两国关于国籍方面的规定以确定自己两个孩子的身份。按照他的理解,两国都承认两个孩子具备本国国籍,他们都有英国护照,都没有中国户口,连疫苗都打不成。因为儿子是在中国出生,英国护照上没有进入中国的记录,所以如果他要去英国,还必须申请中国公民出境签证。但同时,中国农村出生的他,没有分配土地,也不能上医保。

“当时我真的想跑去。但是我就想,我千万不能走这一步,如果走了这一步,我的下场会非常悲惨。因为我们是平民,到最后还是一个政治牺牲工具,我不想被一些外国媒体利用。”

许帅无数次构想过自己和家庭的前途。妻女都好说,就是儿子有点身份纠葛,“只要我儿子拿到了一次性出境证,在北京上了飞机出去了,出去了他们就管不到了,人家就是英国人了。就跟鲤鱼跃龙门一样。”

早在拆房现场受辱骂后,乔安妮就提出给英国大使馆打电话,被许帅制止。因“致人轻伤”、“涉嫌犯罪”后,许帅反倒接到英国大使馆的电话,告知有人投诉他犯罪,请求英国政府接走乔安妮和两个孩子,让他服刑。乔安妮跟大使馆说明了当日的冲突情况,英国大使馆表示关切其公民在中国的安全。

最难办的是许帅自己。

其后,英国领事曾到许家家访,市、区、镇上的领导挤了一屋子。许家人吓得几乎没说话,乔安妮说自己不适应这里,想回去。但她最终以“怀孕已近八个月,航空公司不便接收”为由暂缓回国。

一方面,他羡慕英国的生活,自由、有保障。另一方面,他顾虑孝道,尤其在与基层政府发生矛盾之后,坚持不离国土的父母让他无法割舍。一方面,他清楚孩子们最终还是要回英国生活,这对他们的未来有益。另一方面,父母不希望儿媳离开,如果必须要走,至少也要留下来一个孩子,“孩子是农村人活下去的动力”。

“因为我媳妇不傻,她知道她走了之后,我肯定会抓起来。”许帅说。

许帅上面有两个姐姐,当年父母因为超生而离开村庄,一路乞讨到了中苏边境,卖豆腐为生。许帅和中苏小伙伴一起成长到3岁。回到山东乡村后,许帅开始过担惊受怕的日子,计生的人一上门,他就和姐姐钻到床下。因为没有户口,许帅长期无学可上。80年代末,家里花4000块钱给他上了户口,几乎倾其所有。考学时许帅争气,中专的录取通知书上,农转非的荣耀、“国家干部”的未来,让这个农家卖了所有牲口,供男娃上学。谁知,毕业不包分配,不能留在城市的许帅,农村的土地也没有得到保留。耕种着父母的土地,还被廉价征走了一半。连原本开了几年相安无事的兽医站,也因为突袭的严苛规定而不得不关闭。家里除了还剩4亩地,就只有靠许帅卖转运珠的小地摊谋点营生。

清明节的上访,迫使镇上领导答应,在职权范围内,把许帅的案子“压到底”。结果许帅回家后接到通知,检察院已就其致人轻伤一案,提起公诉了。

小时候上学,每家都要交300块钱,“集资建校”,学校建成后,属于国家。现在,土地也像当年的学校一样,好像握在你手里,但却什么也握不住。

“我希望……”

在中苏边境的成长经历让许帅学会了俄语。他2009年到海参崴务工,碰到在集市上因无法沟通而手足无措的乔安妮时,帮了她大忙。后来两人相恋,乔安妮嫁到他的老家。那时的她以为,中国“家家户户都会武功,飞檐走壁;中国农村都是那种古建筑”。

如果从一个小人物的生活来说,这是他自认命运不济的又一例证。

他的妻子已经无法忍受现今的生活。在经历几次冲突场面后,她就像刚生产后的受惊母猫,暴躁、多疑,恐惧和提防任何对孩子造成伤害的可能。

正在取保候审阶段的许帅,反复研究中国征地和英国移民的法律,以及中英两国关于国籍方面的规定以确定自己两个孩子的身份。按照他的理解,两国都承认两个孩子具备本国国籍,他们都有英国护照,都没有中国户口,连疫苗都打不成。因为儿子是在中国出生,英国护照上没有进入中国的记录,所以如果他要去英国,还必须申请中国公民出境签证。但同时,中国农村出生的他,没有分配土地,也不能上医保。

在中国将近四年,乔安妮经历了中国的葬礼,披麻戴孝,烧纸磕头。

许帅无数次构想过自己和家庭的前途。妻女都好说,就是儿子有点身份纠葛,“只要我儿子拿到了一次性出境证,在北京上了飞机出去了,出去了他们就管不到了,人家就是英国人了。就跟鲤鱼跃龙门一样。”

她和丈夫经过县城,看到劳务市场上人们举着牌子:“泥瓦匠”、“木工”、“刮瓷”。看不懂汉字的她问:他们是在上访吗?

一方面,他羡慕英国的生活,自由、有保障。另一方面,他顾虑孝道,尤其在与基层政府发生矛盾之后,坚持不离国土的父母让他无法割舍。一方面,他清楚孩子们最终还是要回英国生活,这对他们的未来有益。另一方面,父母不希望儿媳离开,如果必须要走,至少也要留下来一个孩子,“孩子是农村人活下去的动力”。

她偷偷做过几天英语辅导班,丈夫告诉她,孩子们课间议论的都是父亲的工作职位和自己衣服的品牌及价格。

许帅上面有两个姐姐,当年父母因为超生而离开村庄,一路乞讨到了中苏边境,卖豆腐为生。许帅和中苏小伙伴一起成长到3岁。回到山东乡村后,许帅开始过担惊受怕的日子,计生的人一上门,他就和姐姐钻到床下。因为没有户口,许帅长期无学可上。80年代末,家里花4000块钱给他上了户口,几乎倾其所有。考学时许帅争气,中专的录取通知书上,农转非的荣耀、“国家干部”的未来,让这个农家卖了所有牲口,供男娃上学。谁知,毕业不包分配,不能留在城市的许帅,农村的土地也没有得到保留。耕种着父母的土地,还被廉价征走了一半。连原本开了几年相安无事的兽医站,也因为突袭的严苛规定而不得不关闭。家里除了还剩4亩地,就只有靠许帅卖转运珠的小地摊谋点营生。

她不能理解的事情太多了。但解决方法只有赶快离开。

小时候上学,每家都要交300块钱,“集资建校”,学校建成后,属于国家。现在,土地也像当年的学校一样,好像握在你手里,但却什么也握不住。

移民的事情,许帅也反复考察,但现有的门槛太高,指望靠正常移民解决他身处的乡村矛盾,无法实现。而采取强行闯馆等过激手段,即便能够实现,也意味着他会被宗族亲友们记恨一辈子。他担心,如果将来姐姐的孩子们想要考公务员怎么办?政审关不是一下子就被“咔嚓”了吗?

在中苏边境的成长经历让许帅学会了俄语。他2009年到海参崴务工,碰到在集市上因无法沟通而手足无措的乔安妮时,帮了她大忙。后来两人相恋,乔安妮嫁到他的老家。那时的她以为,中国“家家户户都会武功,飞檐走壁;中国农村都是那种古建筑”。

“我希望还是给下一代一个好的印象,我们的国家是美好的,我们国家是法治社会。我希望下一代不要重复我的覆辙。我受的已经够了,我希望我的下一代,还有我亲人的下一代,都会喜欢这个国家,以自己是中国人为荣和骄傲。”

他的妻子已经无法忍受现今的生活。在经历几次冲突场面后,她就像刚生产后的受惊母猫,暴躁、多疑,恐惧和提防任何对孩子造成伤害的可能。

在中国将近四年,乔安妮经历了中国的葬礼,披麻戴孝,烧纸磕头。

她和丈夫经过县城,看到劳务市场上人们举着牌子:“泥瓦匠”、“木工”、“刮瓷”。看不懂汉字的她问:他们是在上访吗?

她偷偷做过几天英语辅导班,丈夫告诉她,孩子们课间议论的都是父亲的工作职位和自己衣服的品牌及价格。

她不能理解的事情太多了。但解决方法只有赶快离开。

移民的事情,许帅也反复考察,但现有的门槛太高,指望靠正常移民解决他身处的乡村矛盾,无法实现。而采取强行闯馆等过激手段,即便能够实现,也意味着他会被宗族亲友们记恨一辈子。他担心,如果将来姐姐的孩子们想要考公务员怎么办?政审关不是一下子就被“咔嚓”了吗?

“我希望还是给下一代一个好的印象,我们的国家是美好的,我们国家是法治社会。我希望下一代不要重复我的覆辙。我受的已经够了,我希望我的下一代,还有我亲人的下一代,都会喜欢这个国家,以自己是中国人为荣和骄傲。”

图片 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